• 您的位置:首页 >> 华坚新闻 >> 行业资讯
    【字体:

    林毅夫--新结构经济下的新路向-中国产业与非洲产业的结合


    来源: 华坚集团   
      

    新结构经济下的新路向-中国产业与非洲产业的结合

    新结构经济下的新路向-中国产业与非洲产业的结合
    林毅夫 先生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我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来参加“第五届世界鞋业发展论坛”,并跟大家交流一下,我对中国经济发展,以及中国鞋业往海外转移,尤其是非洲转移的这个议题。

         我们知道中国从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以后,经济的发展是一个奇迹,每年经济增长的速度达到了9.8%,这是在内地史上是没有过的,经过30多年高速的增长,中国的人均收入从在1979年的时候按照当时的现价美元计算,每年只有185美元。到去年2012年,中国的人均收入已经达到了6100美元,成为一个中等偏上收入的国家。在这个过程当中,有6亿人摆脱贫困线,就是一天1.25美元。对世界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去年“十八大”召开,我们党跟政府为未来的发展作出了新的规划,提出的一个到2020年,建党一百周年的时候,国内生产总值还要再翻一番,而且城乡居民的收入也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

    我们知道,如果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要在十年之内翻一番,它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应该达到7.2%。但是因为我们在2011年的时候,增长速度是9.32012年的时候增长速度是7.8,也就是说,要达到“十八大”的水平,在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在2012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在2013年到2020年,平均每年的增长速度只要6.8%。当然,我前面提到,“十八大提出两个翻一番,也就是说,在2020年的时候城乡居民的人均收入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我们现在人口增长的速度是0.49%,也就是0.5%,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每年的增长速度要达到7.3%,这样到2020年,城乡居民收入翻一番的目标也可以达到。

        我觉得这个目标只要我们努力,应该完全有可能会达到的。为什么呢?因为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就是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的提高,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的前提是技术不断的创新、产业在不断的升级,这对发达国家是这样,对发展中国家也是一样的。我们知道发达国家现在的技术跟产业已经是在全世界最高的水平,它要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只能靠自己发明。而我们作为发展中国家我们的技术跟产业跟发达国家的差距,所以我们的技术创新跟产业,除了自己发明之外,还可以引进、消化、吸收、整合再提高。

        我们知道,自己发明的成本非常高,风险也非常大,从历史经验看,这100多年来,发达国家平均的劳动生产力、人均收入增长每年2%,加上人口的增长,大概就是3%的水平。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速度可以两倍于、三倍于发达国家的水平。这就是改革开放之后,收入每年可以达到3.8%,持续33年。展望未来,我们有33年这么高速的增长,“十八大”提出的目标,还要每年增长7.3%才可以达到,能不能达到呢?我认为关键的问题是我们现在还有多大的后发优势?也就是说,跟发达国家的技术优势,给我们快速增长的可能还有多大?

    最新的统计资料我们可以看到,2008年的时候按照购买力评价计算,我们的人均收入是发达国家21%,而人均收入水平实际上反映的就是平均的劳动力生产力水平和平均水平。我们在2008年的时候,只有美国的21%,这相当于日本在1951年跟美国的收入差距的水平。新加坡在1967年跟美国的收入差距的水平。我们台湾在1975年跟美国的收入差距。韩国在1977年跟美国的收入差距的水平。这些韩、台等国,跟美国的收入差异之下,利用后发优势,日本用1951年维持了21年,平均每年9.2%的增长率;新加坡从1967年开始,维持了20年每年8.6%的增长;从1975年开始,利用这个后发优势,维持了20年平均每年的优势。这个是从1977年开始,利用这个后发优势维持了20年,平均每年7.6%的增长。

    从这些东亚经济体的经济来看,如果我们能够像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继续利用跟发达国家的后发优势来提升我们的技术、提升我们的产业,我们至少还有二十年平均每年7.6-9.2%的快速增长的可能性。当然,从这样讲起来,我一般来说,从2008年开始,我们还有20年,平均每年8%的增长。只要我们能够按照“十八大”的规划,继续深化改革,深化开放,维持社会稳定,我相信前面提到的平均7.3%的增长速度一定可以达到。而且说不定还更高。“十八大”的目标要是实现的话,我们知道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的人均收入是4400美元,翻一番到2020年的时候,人均收入应该就是8800美元。如果我们能够维持这么高速的增长,人民币应该也会继续升值。因此,到2020年时候,除了经济增长给人民币升值加起来,中国人人均收入很可能达到12700美元。

    我为什么提12700美元,因为按照联合国世界银行的统计,一个国家如果人均收入达到12700美元,就是高收入国家了。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够实现“十八大”提出的目标,很可能到2020年,低收入国家变成中等收入国家,然后变成高收入国家。这个目标我相信应该在2020年达到,如果2020年没有达到,我相信2021年,最慢2022年应该可以达到。如果我们达到这个目标,应该讲起来,就是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打下一个非常扎实、坚强的基础,而且对人类的历史,会有巨大的贡献。

    因为目前全世界高收入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重只有15%,中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重是19%,也就是说“十八大”目标达到,到2020年,最慢到2022年,全世界高收入国家的人口可以翻一番,甚至还多,达到37%。这个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感到非常的高兴、非常的自豪!不过这样的一个发展轨迹和可能性,对在座的制鞋业、代工业的老板们可能是一个挑战。

    我们知道目前制鞋业的工人工资,据我了解,从张华荣张董那边知道,大概是每月在400美元-500美元之间,我们知道,一般像这么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它的成本结构是这样的:原材料占50%、工资占大约30%、流动成本占10%,经营得好有20%的利润。我们现在是400-500美元工资的水平,如果我们到2020年,我们变成一个高收入国家,我相信那时我们的蓝领工人工资至少是在1000-1500美元。我们目前中国的工资水平,比如说制鞋业,到越南去,越南是我们的三分之一,到非洲去,工资大约是我们的十分之一;如果像我预测的增长,我们制鞋代工业就很难在国际上生存。

    怎么应对这个挑战?或者是把这个可能的挑战变成机遇?我们可以从历史上来吸取经验。因为制鞋业对东亚来说,后来经济发展非常快,制鞋业就转移到“亚洲四小龙”和东南亚的其它国家(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80年代,台湾、韩国、香港等这些地区的工资水平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快速的发展。台湾的制鞋业、香港的制鞋业、韩国的制鞋业转移到内地,我相信在座的很多老板就是那一段时间转移到大陆来的。

    对大陆的制鞋业不能违反历史的规律,加工生产那一部分随着大陆公司的快速增长,一定会往海外迁移。不过就是早走还是晚走的关系!这个转移实际上也可以给我们制鞋业,不仅是转移经济创造‘第二春’,而且留给大陆的母公司升级到我们一般所讲的,每一个行业“微笑曲线”的两端。一端是销售,一端是设计、品牌、品质管理。这就是所谓一般的升级到附加价值比较高的“微笑曲线”的两端。如果转移到海外去,利用海外的工资成本比较低,那么你实际上销售的那一部分占有的国际市场就越有利于转型、升级。并且,像我们的加工转移到海外去,但是它的一些中间重要的部件和机器设备基本上还会在大陆生产,这样有利于我们的产业去转移到技术含量更高,同样是附加价值更高的部件跟机器设备,这个是世界经济发展的经验。

    我们今天在厚街这个地方开“世界鞋业发展论坛”其实是预见了这个趋势,所以张董设计了“世界鞋业总部基地”,希望把设计和研发留在这个地方,帮助我们的产业升级,然后代工到海外,创造‘第二春’。

    我想这是我们在座制鞋业的领袖们必然要考虑的事情,这对于其它低收入国家会有很大的好处。像80年代台湾、香港、韩国、那些制鞋业、电子加工业转移到大陆来之后,帮助大力实现33年经济的腾飞,变为世界制造业的工厂。中国这一波劳动密集型产业往海外转移,也同样会带来其它低收入国家开始实现他们的工业化、现代化、经济快速发展。

    为什么我在今天讲的主题要谈这样的话题,就是对非洲的问题。我想让大家知道,非洲是目前世界上最贫穷的大陆,我相信非洲可以抓住这一波机遇,非洲目前的人口也可以像中国改革开放,当初的十亿人口一样带来20-30年的持续发展。非洲是这样的,对我们在座的制造业,到非洲去,我想它是最后一站,而且目前来讲,只要仔细想,也可能是最好的一站。

    原因是什么?在1960年日本往海外的时候,日本劳动力的数量是90万人;80年代韩国、台湾、新加坡开始把它制造业的这些劳动就业往海外转移的时候,韩国在制造业工人是230万人;台湾雇佣的是200万人;香港雇佣的是100万人;新加坡雇佣不到50万人。但是现在中国大陆雇佣的,在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有1.5亿人!

    80年代,台湾、香港、韩国这些劳动密集型的代工业转移到大陆,因为大陆有13亿人口,大部分的人在农村,属于剩余劳动力。所以他们转移到大陆来的时候,80-90年代,工资是没有上涨的,因为大陆有这么大的一个人口基数,现在中国在1.5亿的就业机会中,比如制鞋业,制鞋业雇佣1900万人,纺织业是2000万人,这些产业往外移,转移到中国临近的国家,它们目前工资水平不是很高,成本压力可以下降。

    越南总人口是9千万人,越南制造业的人口也就是1千万人,柬埔寨人口是1500万人,制造业充其量能雇佣的人也就是200万人。老挝人口是600万人,制造业劳动力人口就是100万人。制鞋业1900万个就业机会往越南转移,越南的工资会上涨很快。我刚刚开始到2008年任世界银行副行长期间,我帮助其它国家的经济发展,一定要从农业进入现代化的制造,进入现代的制造从劳动型的行业开始。我看到中国的发展带动其它国家的发展机会,我当时做了一个研究,比较埃塞俄比亚、越南、中国,在2002年到2011年的时候,埃塞俄比亚工资是我们的十分之一,越南工资是埃塞工资的一倍,当时我们的工资水平在350美元,越南的工资大概是80-100美元,我了解到,现在制鞋业已经到了200-250美元。因为中国只要开始鞋业往外面转移,工资就会上涨。

    唯一有能力承接这么大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的地方,我仔细看了一下就只有非洲。因为非洲现在有十亿人口,而且工业化的水平非常低,并且有大量的年轻的劳动力。华坚在埃塞俄比亚来说,目前他们的工资只有我们国内的十分之一。因为有这么大的基数,我想有可能向中国改革开放初期那样有20年的时候它的工资水平基本上是不上涨的。

     当然,大家会说到非洲太远了,而且从各种报道来看,它的基础设施很差,效率也不高。80年代初,台湾、香港那些制造业往大陆转移的不也是这样的情形吗?今天早上我吃饭的时候和梁市长谈到1984年第一次从广州搭车到深圳的局面,当时这300公里的路,我走了十几个小时,而且路大部分是黄泥路。今天非洲任何国家的基础设备比80年代中国的基础设施好,80年代的中国就已经开始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大陆。为什么呢?因为水平差距太大了。政府效率不高,基础设施差可以学习中国的经验,我可以设一个工业园区,政府的效率差,就在工业园区实行一站式服务。这样的话就可以把这些交通基础跟政府效率差的问题解决。

    只要非洲国家能够学习我们中国的经验,也就是说,书记、省长、市长亲自来招商,设立一个工业园区有什么问题由省长、市长、书记亲自来招商。如果可以是这么一个发展方式,我觉得他的这些困难的地方都可以克服。比如说交通基础设施差、政府效率低,无非就是物流成本高。我了解华坚国内物流成本占2%,目前到埃塞去,埃塞园区政府也帮忙,目前的物流成本占了8%。多了这6个百分点,但是工资来说,我了解华坚在国内的工资占22%(蓝领工人)到埃塞只有国内的10%,目前的消费是国内的70%

     你工资上降了这么多,物流成本高一点,所以,这样往非洲转移,只要善于算预算是非常划算的。而且我认为,这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的碧海蓝天!因为只有它有十亿的人口,有那么多年轻的劳动力,可能给我们二十年的时间向改革开放那样,它的真实工资是不上涨的!我认为非洲不仅是当前转移的最好的地点,而且我认为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业最后一站是非洲,为什么?非洲是目前世界上最贫穷的大陆,非洲的经济发展起来,工资上涨了,我相信世界上其它的国家,包括越南、老挝、柬埔寨的国家工资都上涨了。

    鞋子是一个永恒的产业,是一个“太阳不会下山”的产业,大家都要穿鞋子。我认为非洲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最后一站。转移到非洲,在当前来说还有优势,在座的很多买家(贸易型的)来说非洲有优势,因为目前是低收入国家,在非洲生产的鞋子往发达国家出口,它是不会交关税的。像鞋子的关税(女鞋)一般国家的进口关税是10%,如果是向非洲生产是不需要关税的。我们的射出鞋和运动鞋,发达国家进口关税是7%,在非洲进口是零关税。其它的不说就赚了很多!

     让我来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样的一个“中国梦”,只要我们沿着中国深化改革的道路去走,一定可以在我们这一代人亲眼目睹而且亲身参与这样的一个发展态势,当然对在座的产业会有所压力。但是,只要抓住这个机遇,到海外创造第二春,在国内利用海外的低成本的优势,我们的经济以及你自己的企业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

     而且这个发展会实现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论坛上讲的,对我触动非常大的“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给全世界低收入的国家,包括在东南亚和南亚,和非洲大陆,带来繁荣的机会。这个机会来讲是一个机遇!对我们的企业来讲也是一个机遇:因为只要把成本仔细核算,再加上当地政府学习中国的经验,我相信非洲是我们劳动力密集加工的,往海外转移的最佳地点。而且从世界密集型加工业的世界转移的趋势,它还会是最后一站!所以,到非洲去,到华坚去是一劳永逸。